首页» 党建文化» 心灵鸡汤» 拿破仑军事革命留下的遗产

拿破仑军事革命留下的遗产

作者:陈雅东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发布日期:2017-08-11    点击:次    【字号:    

参考消息网8月8日报道(文/陈雅东)拿破仑连续15年集政治和军事大权于一身,一生亲自指挥60余场重大战局,赢得40场主要战役的胜利,先后5次挫败反法联盟的战争企图,一度占领意大利全境,控制德意志地区莱茵联邦,完胜奥地利,大败普鲁士,遏制英联邦,几乎令俄全军覆没。拿破仑所创立的战争方略、动员模式、兵役制度、治军原则,以及所推动的系列重大变革,被称为拿破仑军事革命,其中部分做法至今仍为世界各国军队所广泛采用和不断传承。回望历史的烽烟,拿破仑麾下这支军队之所以能够战无不胜,主要可归纳为七个方面。

拿破仑创立的战争方略、动员模式、治军原则等做法至今仍为世界各国军队所借鉴。图为6月18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以南20公里的滑铁卢镇,来自世界各地的历史爱好者参加情景再现活动。(摄影 龚兵)

以统帅风范为魂

拿破仑有一句名言:一支由驯鹿统帅的狮军,决不可能再是狮军。

军无强帅不立。伟大统帅的良好风范对于一支军队的创新发展,具有重要的引领和带动作用。拿破仑在战争中,通过不断展示其超人的智慧、坚强的意志、强大的魄力,用无数鲜活、生动而成功的战绩使自己成为法兰西军队的核心。

拿破仑精力十分充沛,有着异于常人的血气。用歌德的话说,正是拿破仑这种过人精力,使得他一直处于一种非常智慧的状态中,这种状态使他的成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可以连续聚精会神工作18个小时,而不会分神。拿破仑常说自己之所以能够语出惊人,比别人做得更好,并不是因为有神助,而是因为一直努力思考,用心工作。

拿破仑性格特别坚定,他能最大限度地将自己的意志灌输到民众心里。反对拿破仑的斯达尔夫人曾这样说道:“拿破仑对民众的影响力非常可怕,只要有人站在他身边,就会感到一阵热血沸腾。”

以从严治军为纲

拿破仑认为,建设一支攻无不克的军队要有“好的将领、好的组织、好的训练,但关键是要有好的纪律”,“没有铁的纪律一切都无从谈及”。

拿破仑强调服从和集中统一。拿破仑治下的政治军事体制有一个鲜明特点,就是拿破仑在哪里,政令军令就从哪里出,无论拿破仑是身处远征军的帐篷,还是在波兰的某座城堡。这既使得整个军队掌握在拿破仑一人之手,也确保了军队在执行纪律方面步调一致和高度统一。

拿破仑治军严惩贪腐行为。初入意大利米兰时,法国军队开支已六倍于正常所需,军中奢侈浪费、腐败贪污、假公济私比比皆是,不胜枚举。对此,拿破仑采取了十分严厉的办法,成立了一个监察小组,赋予全权,下令三至五天内枪决所有涉嫌腐败的后勤人员。他说:“最重要的是不让这些混蛋有一个人漏网。长此以往,军队和国家将不胜其害。”

以体制变革为枢

拿破仑对军队体制编制的调整改革,既是着眼于集中最高统帅指挥权的发力之举,也是基于部队数量、兵种类型、保障距离不断延展的一种应对之策。

拿破仑时代,欧洲大部分国家在军队编制上往往采取单一兵种的编配模式,仅在作战需要时将炮兵、工兵等兵种临时编入步兵或骑兵序列遂行作战任务。在当时,团被认为是最大作战单位;营通常是基本战术单位,每营约6~8个连,约500~1000人。拿破仑根据武器的进步和力量变化的客观情况,创立了师的编制,每个师都由步、骑、炮三兵种以及其他支援单位混合组成,作战时采取不同的机动路线,能够彼此相互支援,可获得较大的攻击速度和作战弹性。尔后,在师之上他又创设了军的组织,一个合成军通常编制4个步兵师、1个骑兵师、1个炮兵预备队、1个工兵队,每师可辖2个步兵(骑兵)旅和1个炮兵旅。随着战争形势发展,军队规模进一步扩大,拿破仑又建立了集团军群的编制。在1812年对俄作战中,拿破仑将40万大军编成中央集团军群、意大利集团军群和第二支援集团军群,其中中央集团军群下辖3个合成军、2个骑兵军、1个近卫军,此举为更大规模作战和兵力运用开辟了广阔天地。

在军队后勤保障方面,拿破仑打破过去一百多年所坚守的“仓库制”补给传统,采纳了“靠当地补给”“以战养战”建议,充分依靠行军沿途的城镇、乡村和学校为部队提供必要生活补给。

随着战场空间的不断拓展,原有指挥模式难以适应和满足战争的发展需要。对此,拿破仑发展了具有现代价值的参谋机构。1807年,拿破仑任命贝蒂埃为参谋长,随即拿破仑设立了第一个专门辅助统帅实施作战指挥的参谋班子,该参谋处由参谋长和副参谋长领导,下设三个科。第一科负责军队编制和实力,组织部队调动和检阅,制定军法,处理战俘和逃兵等;第二科负责部队装备和保障事宜;第三科负责战场侦察,拟订作战计划,组织通信和警戒警备等任务。伴随战争实践和军队指挥的日新月异,现代参谋制度正是以此为基础在后来的战争实践中不断得以丰富、完善和发展。

以思想创新为要

拿破仑认为,“世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从长而论,利剑总会败在思想的脚下”。

拿破仑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了“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的作战原则,善于在一切地点,恰当时机,巧妙聚集一切作战力量向敌方发起突然攻击。拿破仑个人也认为,“欧洲有很多优秀的将领,他们希望一下子就看到很多东西,而我只看到一个东西:敌人的兵力。并且力图消灭他们”。

拿破仑创造性地建立了多兵种协同作战模式。1795年至1796年,法军混合编队的作战模式已臻于完美。这种情况是在散兵、横列队形和纵列队形相结合的基础上,再加入炮兵和骑兵所组成的一种混合作战模式。拿破仑为提高此种混合编组的作战效率,对骑兵作出了两项重大改革。一是把重骑兵团的数目由25个减到14个。将骑兵的编制单位确立为独立作战单位。二是大量增加普通骑兵团和轻骑兵团,将骑兵置于支援保障的地位。这种系列改革进一步密切了步、骑、炮等兵种间的协同配合,极大地发挥和释放了既有作战效能。正是拿破仑这种协同作战模式构成了后来的现代集团军协同作战理论的内核与精髓要义。

拿破仑军事革命的一个最大特点,是在技术未有飞跃发展情况下的方法革命。有人说,拿破仑之所以能够大败普军,原因可能很多,但是最根本的一条是拿破仑的新式作战方法,比普鲁士的旧式作战方法优越。以炮兵军官的出身,拿破仑既是一个优秀的炮兵战术专家,也是第一个集中使用大量炮兵的统帅。与同时代的其他将领比较,他更为敏锐地认识到炮兵的理论、实践与时代价值,认为应充分发挥火力在战斗中的威力。

以尚誉克难为魄

拿破仑有一句名言:“在战争中精神之于物质是三比一的关系”。西方军事家普遍认为,战争中不是部队的数量给军队带来力量,而是荣誉、忠诚、果敢和勇于克难的豪气给部队增添必胜的信念。

拿破仑经常深入部队、工厂或学校,发表即兴演说或战地动员,鼓舞和调动广大官兵的国家荣誉、民族意识、战争热情和牺牲精神,最大限度地唤起军人和民众的爱国情怀,让大家心甘情愿地拿起武器誓死保卫祖国。拿破仑还通过建立“荣誉军官团”,为全体官兵树立明确指向和目标榜样,以期在法军广泛形成浓厚的尚武氛围。

拿破仑大军之所以屡屡克敌、出奇制胜,还有一条根本经验就是敢于把部队置于恶劣的环境下去摔打和锻炼,善于把一切不可能通过主观努力转化为可能,把被动变主动,把不利变有利,以此不断刷新战争史上的奇迹。比如在1800年,拿破仑亲自率领一支4万人的队伍,翻越阿尔卑斯山著名天险、处于瑞士与意大利边界的大圣伯纳德山口,从这里进军,实施突袭。再比如1805年,拿破仑把当时集结在加来海峡岸边的17.6万大军用25天的时间调至多瑙河边,军队全程走过约600公里的险难路段,再一次创造了欧洲陆战史上的“战略奇迹”。

以能打胜仗为尺

拿破仑时代开创了西方军队建设中依靠战功和实际业绩而晋阶的先河。特别是在每次战后的各类评定中,他都会保举而且只提升那些作战勇敢、功勋显耀之人。一个籍籍无名的士兵有可能在三次战役后就被擢升为上校,而且有朝一日还可能前程似锦。

很多人认为,拿破仑应感谢法国大革命所倡导的平等理念,这要求人们应以战功和能力而不是出身背景、经济实力、学历资历来担当领导。正是基于这一精神理念,让他在选贤任能方面没有阶级特权或界限的负担,能尽最大限度笼络人才,形成百花齐放的精英集团。拿破仑常说:“每个士兵的背囊里都有一根元帅的指挥棒。”拿破仑还指出,一个军官如果过了45岁就不会再有什么进取之心,这使他在行政和军事方面大胆提拔年轻有为之士。

拿破仑极其善于选用人才,在任贤用能、唯才是举、用当其位方面的最大特点是不计前嫌和不被条框所缚。比如,拿破仑身边年纪最大的参谋长贝蒂埃,此人对意大利的情况了如指掌。拿破仑认识到他的特殊之才,在接管旧军队时决定让他继续留任。在以后20年的征战生涯中,贝蒂埃一直作为参谋长并忠实地辅佐拿破仑的历次作战行动。

拿破仑对文化和学术有着天生的激情,正是这种狂热导致当时不同国籍和身份的学者积极投身到拿破仑大军的作战行动之中。拿破仑远征埃及时随军前往的专家学者就有167名,其中不仅有科学家、地理学家、东方学者、化学家、动物学家,还有艺术家和考古学家,其中包括著名数学家蒙热与研究埃及的学者商博良。尽管拿破仑远征埃及花费巨大,但通过军事与科技有效的联合走出去,他在将法国文化传播各地的同时,也将世界文化带回法国,使军事人才与文化科技专家在不同维度能够发生共振,达到战研相长的良好效果。

以基础工作为绳

纵览拿破仑的军队建设史,他在运筹帷幄、纵横沙场、策马扬鞭之际,并未高高在上、忘乎所以,或忽视与放松部队建设中那些带有基础性和长期性的工作,而是着眼战场与操场经常面临的客观矛盾和问题,逐一扎实细致地加以完善、修正和解决,确保无论平时还是战时,这支拿破仑大军能够招之即来、上下同欲、迅即能战,并有效达成战争目的。

军队打胜仗,教育训练是基础。拿破仑尤其关注教育和训练问题。法国在1802年创立的公立中学和少年军校制度一直延续至今。在军事训练上,拿破仑既强调对军官的培训,也重视对部队和新兵的训练。在当时,训练新兵曾是一个十分突出的问题。为此,他采取的一项重要措施就是“以老带新”,即充分发挥军官、老兵的骨干作用,以“传帮带”的方式培养新兵。恩格斯评价说,拿破仑的新兵从到达分配站以后,只三个月就被带上战场;而敌人很快就会知道,他对这些“粗野的新兵”已经做了些什么。

拿破仑深受平等精神的影响和熏陶,能够相对客观地看待和区分官与兵的差别。他指出,无论平时还是战时,军队是个整体,指挥官高于一切,但是,一旦指挥官受伤后治疗时就和普通士兵一样,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别。拿破仑曾禁止一名军医给一位受伤的将军以特殊的照顾:“您应向所有人尽职,而不是向将军一个人履行工作。”

透过拿破仑及其大军丰富的战争历程,不难发现他不仅开创了有史以来的战争理论,更重要的是创立了近代军事制度和管理体系。然而,拿破仑作为一个资产阶级军事家,其军事思想中必然包含有主观唯心主义和贪大求全的成分,使他在战争中难免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并最终难逃物极必反、盛极而衰的历史规律,这些都需要我们客观而辩证地予以正确认识和把握。尽管如此,拿破仑及其大军所创造的光辉业绩、治军模式、战争理论、科技理念和作战方法,直到今天仍闪烁着夺目而耀眼的光芒,不愧为世界军事历史和科学领域的宝贵遗产。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

 

打 印关 闭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